<<返回上一页

在路上---走访抗战老兵汇报

发布时间:2019-03-13 08:10:11来源:未知点击:

写这个帖子的时候,我已经回到洛阳的家中,可还有许多做同样事情的兄弟姐妹他们还在路上,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在路上,也许,我们能做的只是尽力保证----在路上. 13日晨,南京,今天的南京天气并不阴霾,没有预报中的小雨,相反,出奇的晴朗.路上的行人和平日般的匆忙,一切看上去和往日并无不同,让人并感觉不到今天是南京大屠杀71年的纪念日.好在还有警报,响彻整个南京的警报在提醒着所有的市民,提醒着这个多灾的民族. 很有幸,参加了在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召开的关爱战争幸存者留住历史铁印记”的民间公益座谈会.并且见到了这次探访的第一位抗战老兵 程云.程老是南京保卫战老兵也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同时到会的还有几位大屠杀幸存者,.魏特林女士救护下来的幸存者熊秀芳老人、现年95岁的大屠杀幸存者吴秀兰与幸存者季和平老人此外到场的还有潘宁与赵斌两位老人、南京炮兵学院费仲兴教授、作家方军、抗日史研究李展腾、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馆长吴先斌以及南京当地媒体 在来南京前和文心小妹说了,希望她能带我探望位大屠杀幸存的抗战老兵,看到她把程老请到现场,很高兴,很想在给老人献花的时候,让我代表大家给老人鞠个躬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d77966b47a8c9ca0bf2ad07e048c4423.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dedec12e979dc8ca0dbcd227238d8839.jpg 抗战老兵,大屠杀幸存者程云在会上讲起那过去的岁月 我们从来不鼓吹仇恨,但我们也没必要忽略仇恨,因为这是真实的 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馆长吴先斌先生主持会议    南京保卫战老兵 程云 说过去 费仲兴教授 介绍汤山走访情况 潘宁大吼 不忘历史 发放慰问金 这次来南京,我结识了一些优秀的走访慰问大屠杀幸存者的志愿者朋友,除了文心小妹,我和他们都是第一次认识,很开心,也很荣幸,当夜,我们在普济寺大屠杀遇难同胞丛葬地,点燃一排红烛,默哀致祭 全体默哀 读祭文 历史过去了71年,南京大屠杀这样的悲剧始终是我们不能碰触的屈辱和灾难我们纪念这个日子,并不是为了宣扬仇恨,鼓吹战争,我以为我们反复的宣传只是因为在有人淡化历史,有人粉饰罪行的今天告诉大家历史的真实和它应该给我们的启迪 如同这些志愿者朋友的走访慰问,他们在抚慰这些大屠杀幸存者的时候,同时还原着历史的真相他们在尽自己的力量,来抚慰历史留给这些老人的伤痛 请让我向你们表达敬意,给你们敬个礼,我的兄弟姐妹们(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们) . 附:祭文 维 岁次戊子 时在孟冬 晚生后进 谨备杯肴果馔 敬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之灵于扬子江畔  石头城下: 中华物产 翚飞仑焕 幅员辽阔 文明璀璨 近世积弱 内忧外患 海内纷扰 国力艰难 倭奴窥伺神州 驱众兽豸之师 占我锦绣之乡 侵我衣冠列土 先占辽东 后攻幽并 三月亡华 嚣声如虎 华夏子孙 可杀难辱 八百壮士 中流砥柱 扼守江南 宁为焦土 寸寸河山 皆为血铸 鼓衰矢竭 天假强虏 神京陷落 民遭剪屠 死难冤魂  三十余万 六朝繁华 尽为焦土 屍填港岸 血满城窟  畴昔之乘 百年殊途 海内震动  举国缟素 苍天泣血 鬼神夜哭 地阔天长,不知归路 今我来思 痛摧心腑 念我同胞 经此大辱 横遭凌虐 此仇谁诉 日月韬光 先灵震怒 举国同仇 奋而厥武 士赴国难 义不旋踵 马革裹尸 丹心史书 平型关内 首开胜绩 台儿庄上 歼敌无数 八年抗战 凤凰涅磐 龙战于野 其血玄黄 火烧东京 轰炸广岛 东夷小邦 国无壮男 百万雄师 横渡大江 红旗漫卷 日出东方 今之神州 国力日盛 励精图治 玉宇呈祥 百年奇耻 未之尝忘 刻碑建馆 永记国殇 萋萋芳草 落落残阳 今我做祭 哀犹在耳 斯事犹存 此殇未去 后事之师 前事不忘 吾辈力微 愿效绵薄 重现盛世 以告先灵 其辞曰: 魂兮归来 享我烹尝 朝润嘉禾 夜枕青山 魂兮归来 守我建康 挺立千载 无复灾殃 魂兮归来 佑我家邦 人民安乐 宁彼四方 尚飨 文心稿 到南京我说去探望下李鸿宾老人,李老是29军的,7.7事变亲历者.去年7.7,在芦沟桥见过老人.有老人家的地址,便去了,老人住的小区名字变了,找到老人家,家里却没人,向邻居打听,邻居说,每年冬天老人都会去儿女家.没有打听到老人孩子们的地址和电话,只好作罢. 不过听邻居们说,老人身体还好,家里生活也还好,孩子们也对老人很孝顺.虽然没见到老人,能知道老人身体康健,我还是很高兴的. 常州,探访的第二站,刚出站就看到狂龙兄弟骑着电动车来接我,时间真快,上次见面也一年多了,这小子还那么瘦.先到他家里,把行李扔他那,吃过饭没敢停,我们就去探访朱锡鹏老人. 朱老在的常州乡下变化非常大,许多村子都拆迁合并了,以前的地址并不好问,我们就到当地的民政部门去问,一说朱老的名字,问的这个民政干部还知道.告诉我们现在村子迁的新地址:橄榄城.到了橄榄城,都是新建的高层住宅,到那里的行政大厅去问,一位李主任热情的接待了我,李主任告诉我们,朱老过世了,我们问老人的家里的情况,李主任随即电话了朱老他们大队的队长,让他来和我们说下情况. 在等的时候,李主任告诉我们,他们这个村是两个村合并的,10几个生产大队,前几年的产值大约50多亿,前年达到93亿,去年更是高达100多亿,他们正在制订新的5年计划,这里经济的发达让我很是震惊.很难想象一个村子的生产产值能有这么高.难怪拆迁的住宅都是高层呢. 队长来后告诉我们,朱老的老伴也在两个月前不在了,并且老人的儿子也在今年9月出车祸不在了.家里没什么人了.这位队长还告诉我们,在朱老不在的前两年,当地民政每年都会来看老人,给老人送来几千元. 告别了队长和李主任,我和狂龙兄弟赶往金牛桥,狂龙兄弟电话了爱国和快乐中士,中士下班后坐火车赶了过来,大家都还是去年7.7见的一面.我和狂龙从金牛桥回来天已经黑了.兄弟们见面格外高兴,爱国这小子酒量是长进了,干了7两还来了瓶啤酒,士别三日真要刮目向看. 第二天,小龙上班去,我自己去探访包玉田老先生,包老和朱老一样,都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当年都因为不肯去台湾而留下来的,小龙和我说起他们前段走访的一个老兵,也是黄埔系的,老人在抗战期间就是汽车营的,抗战胜利已经升成汽车营长,当时国民党让他们撤往台湾,他和手下的兄弟舍不得那几十部车和车上的战略物资,就没去,当时解放军没打到那里他们就跑到那,最后还都被俘虏了,被俘虏后坐了25年的牢,朱老和包老和他的际遇基本相同,都是当年的一念之差. 地址上包老所在的养老院搬迁了,边问边打听,这里是常州比较偏僻的乡下,许多地方只有路边的一些工厂,路上很少见人,最终找到搬迁到魏家花园的养老院,也没有找到包老.询问工作人员,他们说搬迁合并的比较多,许多人他们也不知道下落,这个养老院倒是干净,舒适.有二三十个老人安详的在门外晒暖,闲聊.从早上8点出去,等我折回小龙住处也下午四点多了. 在常州的走访终没见到一位老兵.第二天早上7点的汽车,一早就让小龙把我送往车站.赶赴下一个目的地--天台. 这次到常州,我还有个任务,就是到金牛桥去祭奠下在那里壮烈殉国的一个连的桂军将士.金牛桥保卫战也应该是常州保卫战的最后一役,37年11月,桂军某部奉命守卫金牛桥,掩护大部队的撤退,11月29日,日军开始攻击,这一连的守军多次打退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并且在桥上放起火,阻止日军的前进,日寇强攻不下,从几路包抄,30日凌晨三时守桥的桂军将士浴血奋战全部壮烈,常州沦陷.桂军参加凇沪会战的应该是第7军和48军,这只部队应该是从凇沪战场撤下来的,常州的地方志也没有记录他们的番号,更没有留下任何人的名字,日军11月30日攻克常州,继续推进,12月13日攻陷南京. 据说,46年曾在金牛桥这里建过“抗日阵亡无名英雄纪念塔” 后文革被拆除,1996年当地政府又在这里竖了块石碑,去年,狂龙和爱国兄弟和几个抗盟兄弟知道后,用油漆把上面的字都描了一遍. 石碑立在桥的西侧,可能是桥改建了,石碑和桥的距离不到80公分,很难发现,并且四周几乎成垃圾堆了. 我是很敬重这些有血性的爷们,人说男子汉大丈夫喝烈酒做大事,我是做不了什么大事的人,就让我来敬这些爷们一杯酒吧. [ 本帖最后由 失败的匈奴 于 2008-12-27 16:41 编辑 ] 旋转 DSCI0283111111.jpg (329 KB, 下载次数: 3)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8-12-27 16:41 上传 DSCI0291.jpg (385 KB, 下载次数: 5)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8-12-27 16:41 上传 DSCI0286.jpg (340 KB, 下载次数: 3)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8-12-27 16:41 上传 DSCI0285.jpg (332 KB, 下载次数: 2)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8-12-27 16:41 上传 ... 到达天台先和往常一样,找个小旅社安顿住,然后买张地图,把要去的村子标出来,看看那些离的近些,或者那些能同路这样能尽可能的缩短探访的行程 在天台见到的第一位老兵徐台宽徐老38年当的兵,一直打到抗战结束才回来,老人的左眼在战斗中负伤,失明,腿上,胳膊上都曾负伤,老人曾参加2次长沙战役,并且参加过解救衡阳的外围战,这些战役是著名的恶战用尸山血海来形容决不过分,整个连经常在一次战役后剩不下十个人老人可谓九死一生 老人曾有份嘉奖状,是第九战区长官 薛岳 因老人作战英勇而给老人颁发的: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奖状功字第九号 陆军第九十八师二九三团三营九连一等兵徐台宽于通城战役奋发英武精神.....负伤特给奖状.....忠勇救国之功 司令长官 薛(岳) 中华民国二十八年十二月 我这次却没见到,只见到当地政府给老人开的一份证明,证明收到老人的嘉奖状 士兵退伍证书 国军复员士兵须知  复员还乡士兵报告书以上4件证书,时间是2007年7月4日 老人说起这些有些不高兴,自从他把这些证书上缴后再没什么人来看过他老人对我说,当初我可是自愿当兵的,当时他们都说我觉悟高我的到来还是让老人有些开心的,老人急忙给我冲差,还让老伴给我打荷包蛋一下打了4个,怎么推脱也不中,非要我先吃了再说话看到我带去的纪念章老人很开心,当时就别在衣服上, 徐老的家境比较困难,不仅没有什么样的家具,连房子都很破败老人看上去很康健,却有气管炎,在我要离开的时候,老人向我说了个请求,老人吃的药 是河南台前县哮喘病研究所出的 复方川羚定喘胶囊现在老人在当地买不到,希望我能买到邮寄给他并且给了我一个空瓶那位朋友知道那里有,请告诉我声我这两天也会去药店看下 DSCI0292.JPG (280 KB, 下载次数: 4)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8-12-27 23:31 上传 DSCI0301.jpg (338 KB, 下载次数: 2)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8-12-27 23:31 上传 DSCI02921.jpg (121 KB, 下载次数: 4)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8-12-27 23:31 上传 旋转 DSCI0298.jpg (289 KB, 下载次数: 4)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8-12-27 23:31 上传 匈奴辛苦了! [quote]原帖由 坦荡荡 于 2008-12-28 06:24 发表 匈奴辛苦了! [/quote 提起匈奴做的事,我都可为自己汗颜 . 陈能燕老爷子住在亭头村,这是个颇有些象世外桃源的地方,不大的村子前一条缓缓流动的小溪,村里人在溪里洗着衣服村子背后坐落着连绵的山,在村子里就能看到松鼠在跳夭一切那么的静谧 问了洗衣服的村人,得知老人的家,家中却无人看见土路尽头的山下似乎有条河,就溜达了过去,不到两分钟就到了河边,可能由于是冬季,河床大半干枯看到不远田边有位老者在耕作,就走了过去,拿出名单,问老人认识陈能燕老爷子不,老者笑了,说:就是我当老人用食指在名单上指自己名字的时候,我确定了就是老人来前知道陈老在抗战中负伤,食指断了一截,落下了残疾在那次战役中,由于战斗激烈,老人并不知道自己负伤,还是班长看他浑身是血,仔细检查才发现的 老人去田头收拾农具,让我到家去,我急忙去帮老人拿,老人摆手示意我不用很难想象这个耕作的老人有88岁到老人家中,正好老人的儿子也回来了,我们就坐那攀谈起来, 我告诉老人我是从洛阳来的,老人知道洛阳,并且说:这么远你来看我,谢谢啊老人的儿子告诉我,去年民政部门过年给老人送了壶油,一袋米后来也再没人来过我把大家的心意和纪念章拿给老人,老人推脱非要我当路费,我告诉老人这是大家托我带给老人的,老人才收下,纪念章老人很喜欢,给老人戴上,老人很开心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dsci0303.jpg 老人家门前有空古井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dsci0307.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dsci0308.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dsci0310.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dsci0311.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